台灣心理諮商資訊網 討論區 首頁 台灣心理諮商資訊網 討論區
華人世界最大心理諮商網站 拓展心理諮商無限延伸空間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不滿意的諮商經驗(by 12)
前往頁面 1, 2, 3, 4  下一頁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台灣心理諮商資訊網 討論區 首頁 -> 台灣心理諮商論壇(本園地提供意見討論,網友所發表之言論不代表本網站立場,請自負言責勿發表廣告與不當言論。本網站上所提供的資訊不能取代實體的醫療與諮商服務,請尋求正式的醫療與諮商協助。)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發表人 內容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七月 15, 2012 12:17 pm    文章標題: 殘影  01-3 引言回覆

殘影  01-3

  他躺回了床上,這些年來,對她太多的情感,似乎已經完全沒有意義,壓在身上的痛苦,多年來那種技不如人的痛苦,終於可以放下來了。直到這一刻,他終於知道了,自己到底缺少什麼。

  「她結婚了……」阿駿喃喃自語,想起去年從老師的口中得到這個消息。

  「沒關係,我知道這一天一定會到來的……」阿駿隨即鎮定。對老師這麼說。

  「阿駿,我們都知道你一直都很喜歡他,但是你應該去祝福她阿!……這件事情可以結束了。」

  或許阿駿真的是個心胸狹隘的人,但是過了這麼多年,也真的該祝福她了,阿駿轉念一想,這些年來,為什麼自己沒有去找她?或許應該說……這些人為什麼都沒有讓自己去見她……

  本來還算冷靜的阿駿,對於這件事真的可以說是從來沒有那麼生氣過,或許他真的太好命了,比這件事更難過更委屈的事,卻也不是沒有。小時候很多人欺負過他,但他都可以忘掉,只有這件事,他想忘都忘不了。


  「老師……」阿駿突然冒出了這一句。

  「嗯?」另一頭老師知道阿駿想換個問題?說了聲嗯,等待阿駿的問題。

  
  〈待續〉

  抱歉由於前面鋪陳太久,但我是採用倒敘手法寫出,故事內容會慢慢揭曉,而且似乎只能貼五百字,也許看完大家會覺得事我的錯,但我只好笑罵由人了。謝謝!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七月 27, 2012 2:00 am    文章標題: 殘影  01-3 引言回覆

殘影  01-3


  「老師,妳不要再說這件事是我的錯了,不然我真的會告妳!」後面那句阿駿特別加重,『告妳』更是語氣加重,似乎阿駿真的要去這麼做。

  「阿駿,我要跟你絕交!」另一頭的老師這麼說,她似乎也正無奈又氣憤。

  阿駿已經無法克制去情緒,在『這樣子的過去』當中,積壓數年的不滿終於爆發,卻還是不怎麼清楚自己為什麼會那麼生氣,也許不是氣另一個當事人,

  思緒就恰似能夠倒轉,像座複雜的時光隧道,阿駿像是剛從過去又回到床上,但他並不是幻覺,只是個回憶。只是個形容。只是個對他而言是自己倒楣的故事,沒有人跟他一起倒楣。

  也許……只是一個非常偶然和非常巧合的故事,只是這兩個人特別倒楣,剛好發生在阿駿和『她』身上罷了。

  如果真的有座時光隧道,阿駿真的很想搭回去,搭回去第一次見到『她』的那一刻,是否還會做一樣的選擇。光只是這個問題,就足以讓他困惑了好幾年。

  想像出來的時光隧道,終究把阿駿拉回了床上,今天他決定從頭再將這段過去狠狠狠狠的挖一遍,即使已經無法挽回。

  〈待續〉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八月 12, 2012 10:31 am    文章標題: 殘影  01-4 引言回覆

殘影  01-4

  究竟,源頭的源頭,是發生了什麼事,他連為什麼會來到『那個地方』的原因,也幾乎是想不起來了。阿駿幾乎已經是用挖的把記憶找出來。

  甚至連更準確的日期,也不太記得了。對阿駿而言,原因早就不重要,只有與『另一個當事人』相處的每一刻,他才能記憶猶新。

  說記憶猶新,這種形容已經不正確了。只是,阿駿不想忘了她,這麼多年來都不想忘記她,阿駿幾乎已經快認不出『另一個當事人』的身材體型和臉部輪廓。既使能夠在見到她,恐怕也已經認不出來了吧!

  阿駿的思緒,終於回到了數年前的那所科技大學,那是二零零七年吧,當年,他只是跟想混畢業的學生。曾經,阿駿半開玩笑的跟當年的班導師說:「我讀大學的目的,第一個是拿到畢業證書,第二個就是虧妹妹。」現在想來,阿駿覺得真是可笑。

  阿駿,一個從小到大都不愛讀書的學生,不知道是不是注意力太差,導致學習能力低下。他有著一個姊姊和一個妹妹,可以說是家中獨子。所以父親對她可是頗為期待。補習,家教無一不缺。但出人意外的,他學不起來。

  阿駿讀到了科技大學,卻幾乎是搞不清楚,為什麼英文文法可以這麼複雜而多元,而數學更是誇張,他只會小學程度的加減乘除,之後,舉凡小數點、開根號、分子分母、函數,到大學的微積分,他真的完全的不會。
  
  〈待續〉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八月 31, 2012 2:02 am    文章標題: 殘影  01-5 引言回覆

殘影  01-5



  凡是數學考試,阿駿遇到選擇題只能隨便猜,對於數學印象最深刻的兩次,反而不是題目,而是一些瑣碎的回憶。第一段是國中時的數學月考,五道選擇題全部都用猜的,結果考了個大零分。於是溫和的男老師對著他說:「這是全班最倒楣的一個。真的很倒楣……」

  記得老師說了好幾次倒楣,完全不是用責備的語氣去講。而阿駿也沒有很難過,反而兩人都有些感同身受,這位男老師很清楚的知道,有些學生,就是注定在猜數學題的答案。卻沒有人能改變現狀。

  第二段是阿駿上高職時,有位對教數學頗為熱情的男老師,教學還算嚴格,但阿駿還是學不會。一次的小考,同樣是五道選擇題,阿駿當然也是用猜的,他腦海直覺出五個英文數字,便隨手一抄交卷。

  沒有想到老師公佈前幾題的答案時,阿駿居然對了前面三題,同學非常驚訝,阿駿說他都是用猜的,老師感到非常驚訝,他並當場試算了五題全對的機率,說:「若你真的五題全對,請告訴我這期的樂透號碼。」

  結果阿駿真把數學選擇題的五題全都猜中,也許是機率不高的原因同學一知道阿駿全部答對,高興的歡呼起來。

  不過學期末阿駿還是被當了,就算是重補修,也一樣是老師放水混著過關,也許老師都清楚的知道,有些學生註定就是學不會吧!

  但是對於阿駿,如果沒有發生『那件事』的話,他那時最愧疚的應當屬她的英文及數學家教,因為他沒有學好,他反不覺得該對不起的是出錢的爸爸。

  〈待續〉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九月 11, 2012 10:13 pm    文章標題: 12 引言回覆

有關留言態度,現在回頭一看,也許是我的態度太差了些。

如果我真的有心想將問題提出討論,或許我不應該生氣。

但是,不諒解就是不諒解,不再信任,就是不再信任了。

悲傷的往事,已成過去!我已經不能夠在這段過去當中,去挽回些什麼。

但是,就我所知,在個案愛上諮商師。有關諮商倫理中,諮商師的倫理選擇,至2008年以來已經造成了造成個案傷害超過五位以上。實際數字可能更加的高。

如果遇到這樣的例子,多數諮商師會選擇和個案結束諮商關係那算還好,更甚者
甚至避不見面。

諮商師所訂定之諮商倫理,嚴重缺乏對個案的保障。而且心理上的傷害,只能提出民事告訴。

民事告訴不僅須自負費用,也得自行舉證,對於個案並沒有法律上的保障之。已經到了不得不讓社會重視的地步。

希望貴單位能夠討論與檢討。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九月 20, 2012 2:01 am    文章標題: 殘影  01-6 引言回覆

殘影  01-6

  阿駿的家教,清一色全是女孩,都是那種鄰近普通大學的外文系或商學系的優秀學生。但期中考的成績,卻還是讓家教老師失望嘆息。

  懵懵懂懂的阿駿,想起他在更小的時候,也許是當時是趕流行又或是有遠見的父親,一直將他送去英文補習班,那家英文補習班只要每次新班一開,阿駿馬上就到那一班去上課,而他一點都不懂為什麼。

  那種感覺,就是學業什麼也跟不上,是因為他已經跟前一班有所落差,即便他有所感覺,卻也無能為力。

  但是父親幾乎是不厭其煩的將阿駿送去補習,所給的學習資源,可以說是在姐姐和妹妹當中,他是最豐富的。

  在阿駿還是對於喜歡一個人,還沒什麼概念的時候,從國小到大學,就是位大家眼中奇特的人。他的衛生習慣很差,一個禮拜才洗一次頭,會當著眾人面前挖鼻子。所以班上的女孩子,都說他很髒。而『髒』幾乎是阿駿的代名詞。

  所以,從國小的髒鬼一直到大學的怪咖,阿駿就是沒有女人緣,但也許是巨蟹座的天性,他心裡面就一直想有個異性朋友,但也就是無法和姊妹以外的女孩相處認識。也許就是那一段故事為什麼會發生的遠因。

  但是換了一個角度想,阿駿也許是應該要感謝她,如果沒有這一段故事。即使這故事並沒什麼精彩可言,也不是他的初戀。卻讓他在數年後想起來,還是像奶油餡餅內的餡料。如此回味無窮。卻又是那麼地痛苦而酸澀。

  〈待續〉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十月 02, 2012 2:22 am    文章標題: 殘影 01-7 引言回覆

殘影 01-7

  往事一幕幕的浮起,阿駿像個渴望真相的偵探似的,抓出所有的線索,甚至是很小的時候的事,也完全挖掘。
  
  阿駿真的是想得太遠了,他想先跳回來,卻是一段段片刻而破碎的記憶,根本無法給他答案,殘留的只剩遺憾的結局。但他要的,是所有的答案連為什麼自己想要有個女孩子陪伴。都必須找出個原因。

  第一次遇見她是什麼時候?阿駿連『她』是什麼時候第一次出現在自己的生命中,什麼地點都抓錯了。

  一絲絲浮起的往事,阿駿信手將一段回憶抓取,那是阿駿當年就得讀科大時,在校門口不遠處,阿駿在右側的教學大樓,等著『她』的出現。

  阿駿,當時還是位不修邊幅的瘦小學生,頭髮一大早就出油戴著略嫌老氣的眼鏡,不大搭配的白色上衣和青草色褲子,帶著以及一雙剛買不久的雜牌運動鞋。

  阿駿是搭乘專車跟著五專生來到學校,所以他大概七點半就會到學校了,而科大不會那麼早就有課,早晨的陽光尚未強烈,阿駿依稀記得,他用著輕盈的腳步也不知道在期待什麼,興沖沖的往教學大樓前去。

  阿駿座在了教學大樓正門口階梯,望隔著馬路的對側大禮堂。似乎期待的一個女孩子的出現,不知是許久還是不久,她終於出現,一個人撐著鵝黃色的陽傘緩緩前往正前方向的另一棟大樓。

  阿駿難掩開心的神情,馬上追了過去,當時的他根本不管對方會怎麼想。

〈待續〉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十月 14, 2012 1:44 am    文章標題: 殘影 01-8 引言回覆

殘影 01-8

  阿駿用著小跑步,來到女孩面前,面部出現一些驚訝的神情。她似乎沒有料到,阿駿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如今回想,她是不是已經嚇到了呢?

  阿駿回想已經逐漸模糊的女孩身影,甚至已經忘了他當時的陽傘是鵝黃色的還是淺白色。阿駿看著傘下的女孩,或許在這一刻,阿駿露出了興奮的笑容,但她的解讀,可能就不是這樣子的吧!

  女孩子留短髮並染著一點點金色,卻不是很短。身材也不算矮,不知是否長青春痘的關係。臉部肌膚有些乾燥,甚至有些坑疤。嚴格來說,算是一位卻還是沒有掩蓋她的清秀,下巴部位略尖,帶著無框眼鏡。整個就讓人感覺是個有氣質的女孩。

  女孩子看著阿駿,還是『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看著他,然後對阿駿說聲哈囉。阿駿悻悻然從自己很像公事包的書包裡,拿出一本略嫌破舊的希臘風藍海味薄薄筆記本,他的筆記本還黏上了一些透明膠帶。

  「這是今天的日記……」。原來阿駿把略為陳舊的筆記本遞給了她,,為什麼要拿日記給她,想想這真得是媽的很長的故事。

  他跟實習生第一次見面,根本就不是這一段,她好像是突然從生命中突然出現一樣,毫無頭緒的冒了出來。難以追尋源頭了。

  〈待續〉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十月 26, 2012 1:49 am    文章標題: 殘影 01-8 引言回覆

  殘影 01-8

  阿駿猛然回神,這女孩是什麼時候出現的?這位女孩只出現在那一年,但阿駿卻用了未來超過四倍以上的時間,去想著這一件事。

  女孩子毫無預警的出現又瞬間消失,那一年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般,剩餘的,只有淚流滿面的自己。

  這麼多年來,阿駿再也沒有見過她,這個女孩像是人間蒸發,出現過的痕跡似被完全抹除,他與這女孩再也沒有接觸過,連絡過、他試著想,如果有人說這個故事從來就沒有發生過,邏輯上也是說得通的。

  就跟腦海裡編出一個故事沒有兩樣。完全純屬虛構,卻又如此真實,從來沒有為一個女孩如此難過。

  這不是他的初戀,在他的過去,只有一件類似的例子,阿駿想起了那件事,猶如影帶倒轉,又沉浸在屬於過去的時光中。

  阿駿的思緒來到國中時,教導阿駿的女家教老師,阿駿因為數學仍是沒有考好,覺得其他同學有看答案,對他很是不公平,於是大哭了起來,女家教老師輕輕抬起雙手,抱住了他,這是阿駿第一次有家人以外的女孩子抱過他。

  從此阿駿對於大姐姐式的關愛,有著更為強烈的渴求,雖然在此之前就有著戀姐情節。但都不是親姐姐,而是毫無關係的女孩。

  高職時教育過阿駿的家教至少超過三位,最短的不到兩個禮拜,這位女孩是阿駿是僅次於『她』的愧疚。

  那位女家教老師,留著略微捲的長髮,皮膚白皙,幾乎是所有教育阿駿的家教當中,最為美麗的一位。

〈待續〉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十一月 08, 2012 5:25 pm    文章標題: 殘影 01-9 引言回覆

殘影 01-9

  並不是說阿駿對其他的家教老師沒有感情,他對『異性』的情感建立在更早些時間,又或許對於『異性』的情感還不是那麼強烈。在此之前,阿駿有許多喜歡的對象,卻對於是否真的『愛』感到質疑。

  阿駿就是那麼情感濃烈的男孩,可是卻不懂何謂為『愛』對美麗的女孩子動心,是否就稱之為『愛』那麼定義又是為何?

  阿駿看著那位女家教老師,總覺得他美的不自然,阿駿不知道哪來的想法,只覺得他搞不好不是位女孩子。可能阿駿看到了對方的喉結,或是手毛之類的東西。竟然懷疑起對方是不是『男性』一些不加思考的話脫口而出:「你這麼漂亮不會是『人妖』吧!」因為『泰國人妖』都很美麗,也許是太幼稚阿駿居然就這麼跟她說。

  若以人體知識來論女孩子有這兩種東西,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但阿駿卻沒有這樣子的基本常識。

  起初,女家教原諒了阿駿,也解釋了誤會,甚至給了阿駿一些包裝麻糬吃。但阿駿卻變本加厲,對女孩子動了心居然在家教時間開起黃色玩笑。

  『我是野狼,我要吃妳……』

  阿駿在上課時說自己是野狼的話,家教大可把他當小孩子看待,但是阿駿鮮少的異姓經驗,並沒有告訴他不可以這麼做。

  女家教並沒有阻止阿駿,但是她於受不了說:「我就是『人妖』」。阿駿還真的相信了並起雞皮疙瘩。

  「你這個『人妖』」阿駿用話語回擊,於是女家教回答他可能無法在教阿駿,要他拿出空白紙,向他爸爸說她要辭職,但他不會寫是阿駿的原因。

  阿駿想起了家教給他麻糬吃的那刻,以及閒聊時他們同樣是支持同一個職棒球隊,不禁大哭,跟女家教大哭著說著對不起。但女家教心意已決,堅決離開。

  女家教教不到阿駿幾堂課,但是阿駿想起了這個故事還是會為她感到愧疚,單純的只有愧疚,並在內心深自發誓他不想再傷害在自己喜歡的女孩。

  現在回想,這兩段過去有著要命般的相似,確也有者很大不同,他這一次阿駿他真的沒有想過要對『那個女孩』怎麼樣,他記取那過去難過的經驗連一句侵犯她都沒有說。卻弄的如此下場,令人不勝感慨。
 
  〈待續〉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十一月 15, 2012 1:25 am    文章標題: 12 引言回覆

最近為了寫作,看了該位實習生的論文發現,該所學校有許多欺騙吾人的地方,

比方說該校老師在2008年時跟我說該生已經畢業

但是該生的論文卻是2009年六月才報告。

姑且不論欺騙是否善意想保護實習生,但對個案而言也真的公平嗎?

我不想知道,該校就竟欺騙我幾次,但現在我真心覺得,打從一開始就不相信心理諮商的學生。是正確的。

唉......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十一月 19, 2012 7:27 pm    文章標題: 殘影 01-10 引言回覆

殘影 01-10


  後來,父親就再也沒請過家教,於是多出來的時間,阿駿沉迷電玩與網路,卻也不是什麼電玩高手,各項種類的電腦遊戲或電視遊樂器他都是興趣玩玩,也沒有幾項遊戲能給他玩到頂尖程度。

  到了大學時,他就讀職業安全衛生系,那並不是他的志向,或者說,不管讀何系,他都沒有興趣。自然段考成績都不佳了。

後來,阿駿更是每天花四到五個小時玩這些電腦遊戲或電視遊樂器,阿駿也不是沒有想過這樣子的生活究竟有何意義,日復一日這樣過著。有同學和阿駿般,整天上網玩電視遊樂器和電腦,自然也有些同學會打壘球或籃球而自己身材瘦小,並不會打球,或多或少會羨慕他們的,即使體育課選了壘球,也還是不會接球。

  向阿駿這種獨特行為的男孩了,在科大自然也是被認為怪人。一位壘球系隊員,將另外兩位一樣是性格獨特和阿駿列為『職安三怪咖』之一,不久這三號怪人就聞名全系。

  阿駿並不覺得自己受辱,反而有個像什麼南帝北丐小說般的稱號感到很酷或有趣,還四處宣揚,也許這是讓全系都知道這稱號的原因之一。

  『三怪咖』顧名思義,就是三個性格獨特的怪人,除了阿駿外,另外兩位是阿軒和小吉。

  〈待續〉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十二月 18, 2012 3:27 am    文章標題: 引言回覆

為了寫作,打給教育部當時承辦的小姐

該小姐說學校沒責任,也沒有懲處,更沒有錯當下我火氣都回來了

我沒有辦法說服他學校有責任也有錯。

連舉證法規我都做不到,搞得我好像沒傷害一樣。

那時我就在想,是不是以後,發生類似這樣的事情,學校都可以說他們沒有責任。

是個案違反諮商倫理,經教育部一背書,學校也根本就認為他麼傷害了一個學生,也不會有責任。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十二月 26, 2012 2:51 pm    文章標題: 01-12 引言回覆

01-12

  阿軒似乎有相當程度的得心應手,又或許他有練習過,卻依然有些不熟練,深藍色的點名簿還是會落在地上,阿駿有些氣餒,再一次搶阿軒的點名簿,在頂一次頭,依然撐不了多久點名簿還是掉了下來。

  之後,阿軒成為阿駿大學時期最好的朋友,另一位三怪小吉,阿駿就沒有很欣賞他,怪人彼此不會相互了解,但小吉的怪相當的特殊,他會再宿舍做一些『自我安慰的事』不會在意其他男同學的眼光,而阿駿的怪,就只能說特別之中的特殊了,阿駿時常傻笑,做出一些反常的舉動,阿駿記得有一次大學時,他看到一位很漂亮的女孩子,便決定去看看他,卻又不敢過於向前,一直保持著大約二十公尺的距離,直到他來到在樹下的同學,問阿駿他在做什麼?

  跟同學相處不多的阿駿,居然跟同學說自己看這女孩長得很漂亮,就決定耕了他一下,但阿駿並離那女孩頗遠,也沒有對他做出任何事,但卻被同學誤解以為阿駿跟蹤女孩子,而且還傳了出去。

  對於女孩子,阿駿總是會慌張的,且容易展現自己對漂亮女孩直接情感的一面,也就是說,他不擅長去表達對於異性的情感但回想起來,但若對方要誤解,那也是情有可原的,阿駿問著自己『那個女孩』不就是最好的教訓?不是嗎?

  然而『那個女孩』的事情過去後,阿駿又回到了這樣子的生活,只有多了一份難過,卻是非常難過的難過。
  
  阿駿逐漸來到事件的核心,卻又抱著近關情怯的心情,遲遲不敢去想像接近『那個女孩』的回憶。

  〈待續〉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一月 19, 2013 3:11 pm    文章標題: 01-13 引言回覆

01-13

  阿駿每一天每一夜,都會想起那位女孩,四年多以來都會想起關於她的回憶,但要想起第一次是怎麼見過她,是怎麼來到『那個地方』見到『那個女孩』,卻開始踏不出這一步,但原因其實跟大多數的大學生一樣,還是來自於與同學相處上的問題。對於交友,內心就是有那麼一點點渴求,但除了阿軒,跟其他同學的關係卻是越弄越糟糕。

  阿駿自己都有所感覺自己跟其他同學不同,同時也為了想要了解和其它獨特的人,自創出了『怪咖學』觀察阿駿自己所認為的怪人來觀察,但是內心是還是有些羨慕有很多朋友的人,在阿駿有點奇特和幼稚的腦海裡,總是認為自己和他人的不同。〈雖然或多或少是如此〉不過當時阿駿並沒有想到,其實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差別只在於善不善於交友罷了。

  在阿駿自卑的內心世界當中,從小就在意同學和異性同學的看法,卻不知道該如何經營與同儕之間的關係,他想和同學建立友誼,卻不知道要如何去做,或許他是在嘗試著去接近他人,當有人在課堂上對其他同學開玩笑的時候,阿駿藉由挖苦,又幫同學補了一刀,也就是同學口語上所解釋的「鐺」例如對講話不留情的同學說:「你的嘴砲科技,已經到了雷射光的技術了。」隨即同學一片訕笑,阿駿也頗為得意,但當事人可就未必不開心了。
  
  〈待續〉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二月 05, 2013 1:21 pm    文章標題: 殘影 01-14 引言回覆

  01-14


  一次,阿駿於一位同學上廁所,另一位同學好奇的轉頭看著旁邊阿駿的性器官,阿駿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看到,阿駿喊了聲喂制止,那位同學竟然說:

「哇!好大!」那位同學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真的看到,就這麼說。

  阿駿也不覺得被看器官是羞恥的,反而自國小就有與同學互看器官的經驗,他回頭說:「xx還想跟我比。」

  阿駿說的,是上次與同學的玩笑中,好像是提到器官大小之類的事,對這些少年要邁向成人過程當中,討論或開玩笑都是很正常的,開玩笑的過程當中,提到了比較器官之類的玩笑,阿駿想要嘲笑另一位同學,卻落得反被嘲笑的下場。

  有些同學就開始稱呼阿駿為台語性器官的『大覽杷』很顯然,他不喜歡這樣子的綽號,之前開開的玩笑,他並不適那麼在意,也多次與同學反應不要這麼叫他,

  阿駿還有另一個綽號,就是『阿扁』他是當年的總統的綽號,因為阿駿說話的口氣相當的扁,長相也略為相似也跟當年的總統,四年後的執政黨,但阿駿同樣也不喜歡這樣子的綽號,因為阿駿的政治立場偏相當時的反對黨,可能受父親的影響,所以他也不喜歡這位當時的總統。

〈待續〉

為了寫本作向圖書館租並拜讀了 王老師與牛老師所出版的 助人專業倫理一書 〈心靈工坊出版〉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太笨沒看懂這兩位老師想表達的是什麼,既然提供了各種案例,卻又在每一章的提供了倫理議題的討論,是要學生去討論正確的處理方式嗎?


但學生又該如何處理倫理議題,卻又丟給學生去討論,老師是否有答案?如果有?為什不乾脆寫在書中?

像這樣的問題連我這外行都可以問

有位學校的實習諮商師,被一個個案給愛上

實習諮商師該如何處理個案?


這個個案受了傷 多年後 個案將此過程寫成小說 諮商倫理提到諮商師將案例出版須經當事人同意

但沒有提到個案出本版小說,是否傷害了諮商師的隱私

這就是我想提出的問題了......我只是想證明你們的倫理制度 存在了一些漏洞 不是嗎?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二月 17, 2013 3:12 pm    文章標題: 引言回覆

各位好!有關錯字和文法問題,目前沒有似乎沒有修改的機制和方式

造成各位閱讀上的不便...在此跟各位說聲抱歉...


下次發文我會注意這樣的問題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二月 20, 2013 2:50 pm    文章標題: 01-15 引言回覆

01-15

  與其說阿駿渴望交友,不如說是希望和同學建立良善的關係,在他的『信念』當中,並不需要與那麼多朋友來往,他相信真正的朋友不需要多。但是,當阿駿看到一些人緣比較好,內心的羨慕之情就會慢慢的浮出。又或許應該說他沒有方法應對如何與同學的相處,而這一點,是『她』告訴阿駿的。

  阿駿依稀記得與同學之間相處上不開心的有三件事,因為這些事是讓他來到了『那個地方』他不知道又如何去做,才能夠維持與同學間的友誼,雖然來到『那個地方』的理由已經不重要了,大家也都畢業了,因為都過去,阿駿也忘的差不多了,他並沒有恨任何同班同學即使有些過去是有一點點過分的,但是與『那個女孩』發生的過去,說穿了與女孩這個故事並不是什麼憾天動地,也毫無浪漫可言,卻經歷長達四年以上的痛楚。

  第一個故事發生在地下的物理實驗室,阿駿的手不小心碰到一位長得相當清秀女孩子的臀部,即使阿駿不斷道歉,甚至讓女同學說:「你不要再跟我道歉了……」現在回想,說有多熟悉,就有多熟悉,因為『那個女孩』也曾經對阿駿說過。

  被阿駿碰到臀部的女同學說這句話的意思是,他相信阿駿不是故意的,你不用再跟她道歉了,我接受你的道歉,你也不必再自責了。

  但『那個女孩』的意思是:你不用再跟我道歉了,我不會接受的……本質上,阿駿對我經造成了騷擾……完全是不一樣的感覺。

  同學並沒有放過阿駿,他把阿駿的『大覽杷』和好色的個性嘲笑了一遍,問到:「你為什麼要麼她的臀部……」

  阿駿終於被鬧到惱羞成怒,既生氣,又想哭,突然他被同學從背部搥了一下,阿駿的怒氣爆發,他大力的拍了一下桌子,用及其暴怒的聲音大哄:「誰打我的背!」

  〈待續〉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二月 23, 2013 7:33 am    文章標題: 引言回覆

在諮商倫理當中的

2.2.4.免受傷害權中的

e. 親密及性關係:
諮商師不可與當事人或與已結束諮商關係未超過兩年的當事人建立親密或性關係,以免造成當事人身心的傷害。諮商師若與已結束諮商關係兩年以上的當事人建立親密或性關係,必須證明此等關係不具剝削的特質,且非發展自諮商關係。


我不知道...這樣子的倫理設計

究竟有沒有討論的空間....

但是我不能諒解

一旦再發生個案愛上諮商師的案例

你們是不是都使用隔離或分開的處理方式

而這樣的倫理設計...你們有經過個案的討論嗎

我想是沒有的吧!

既然沒有 那我想紙張的樣子的倫理設計有所瑕疵

也不過分吧!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三月 12, 2013 3:17 pm    文章標題: 01-16 引言回覆

01-16

阿駿沒有看到是誰搥了他的背,但他真的非常生氣,兩頰一邊留著眼淚,一邊看著有些錯愕又有些覺得好笑的同學。

  一旁的老師也拉高了嗓音大聲起來說:「在吵什麼!」

  阿駿馬上冷靜下來,他不想頂撞老師,剛好這時候下課鐘聲響起,否則一個弄得不好,會造成更大的摩擦。

  即使是出了教室,有同學還是繼續開著玩笑:「你生氣的時候很像李小龍附身耶!」阿駿雖然沒有過於理會。但他自己認為他已經無法改善和同學相處問題。也許他曾經試著去努力,卻還是成效不大,有些地方甚至弄巧成拙,只有一個朋友除外,他不是別人,就是阿軒。

  阿軒能夠接受阿駿的所有缺點,當同學三三兩兩結為朋友的時候,阿軒就是阿駿的搭擋,他觀察到,這些一兩位同學的小小群體,大多想法相近且志同道合,也有著相同的興趣,但是阿駿與阿軒這兩人確有些許不同,他們有著不同的興趣,喜歡吃的,討厭吃的並不一樣,玩的遊戲也不同,比如阿駿買炸雞便當,阿軒買的卻是羊肉片空心菜便當。

  阿駿想,也許兩人都是性格獨特的怪咖吧!為了研究怪咖,他甚至用著自己的觀察推論和直覺,獨創了一套『怪咖學』藉此來觀察出其他所謂他認定的『怪咖』的『特質』。然而,這是阿駿第一次由這一點認識了『特質』這樣子的哲學概念。而這時候的阿駿,根本不會知道,他會因為『特質』與『另外兩個字』的哲學概念去想上了一輩子。

  阿駿混亂思緒圍繞着他,這個不懂何謂英文數學空空腦袋,只願意花時間去想這件好像沒有答案的事情一樣。如果沒有答案,阿駿又為何擠破了頭去思考探索。無論如何,終於是要來到一切事情開端的起點了。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三月 25, 2013 2:23 pm    文章標題: 01-17 引言回覆

01-17
  
發生第二件事的那天上的課是所謂的計算機概論,也就是所謂的電腦課。

  阿駿記得由於電腦教室是木質地板,他必須脫鞋,打鞋直放在教室前的鞋櫃。由於媽媽當時是個相當節儉的女人,所以阿駿仍然穿著是破了一個大洞的舊鞋。而阿駿即使到了大學,他從來都沒有自己買衣買鞋的習慣,一切的衣物和鞋襪都是由母親購買,甚至是到當兵時,才用自己的義務役微薄的錢去買些軍用綠色內衣之類的東西。

  下課時,阿駿從鞋櫃裡拿出那一雙破鞋,他穿了腳,發覺黏答答的,那雙已經破了一個洞的舊鞋,居然被塗滿了膠水和用簽字筆寫上塗鴉,這破布鞋已經不能用,這可讓阿駿生氣至極。不停的找誰是元兇。

  「到底是誰啦!」阿駿見到同學就問這個問題,但是也沒有什麼同學知道,也在下一堂國文課向老師說:「老師『選賊』啦!」阿駿說的,剛好是國文老師正在教的一課,是一位中國大陸作家李銳所寫的短篇小說『選賊』,而選賊的內容指的是中國人民公社時期,有一個麥場不見了一袋麥子,隊長為了查誰是賊,竟用選舉方式來選出賊。但村民選的賊卻是隊長的諷刺故事。

  阿駿引用了『選賊』一文,希望能選出誰是將他破鞋塗上膠水的『賊』但是反而經老師幽默的講解,把同學逗得哈哈笑,但阿駿不怎麼開心,反而有些自取其辱的感覺。

  「有什麼是我再也不跟xx老師說了。」下課時阿駿對了阿軒吐苦水。阿軒有沒有安慰阿駿,他是不知道了,

  事後有同學告訴阿駿,是一位同學看阿駿的鞋子很舊,希望他換雙鞋子,才故意這麼做的,而這位同學,在阿駿班級升上二年級之後,他就退學去當軍官了。阿駿回想起那些過去,他已經不在氣那位同學,但他不懂,『那一段過去』卻足以讓他至今都感到憤怒。

  〈待續〉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四月 13, 2013 4:04 am    文章標題: 01-18 引言回覆

01-18

  阿駿對於『那一段過去』,的心情,始終都是複雜的。既對『她』有不諒解,有喜歡有感謝卻又有悲傷,有遺憾、有疑惑、有痛苦、有難過、有憤怒,甚至是愛與恨,這一群些微不同到完全相反的情緒,全都糾結混雜在一塊,使阿駿無法判斷這事情真實的情感是什麼。又或者說,複雜到極點的情緒就是他最真實的情感。

『那一段過去』已經完全打亂的價值觀。而在這個事件當中,阿駿總是在想:「我有錯嗎?自己的責任是什麼?」

  不得不說阿駿在這件事情上,真的是錯了!但是可惜,阿駿是在什麼都無法改變的時候發現了一切,怎麼說都太晚了。

  究竟在什麼時候?原本對她的感激,也在於阿駿自認看出了事情的原貌後,變成了不能諒解。

  阿駿想了又想,或許只是剛好是她罷了如果那時,是其它漂亮的女孩子,阿駿會不會也會愛上她?

  在床上,阿駿想起相似的那一夜,三年來第一次知道她消息的那一夜,他爬了起來,失神的走到樓下,打開電腦。在收尋網站打了那位女孩的名子。

  可能是這位女孩子名子是所謂的菜市場名,網路上出現一大堆同名同姓的女孩女人,卻沒有一個是她。

   或許……那位女孩子正在躲著她不喜歡的人吧!而這個人有可能是阿駿,也可能是其他人,許久,阿駿在全國期刊網找到那女孩論文。提足了勇氣點開。

〈待續〉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五月 03, 2013 4:27 pm    文章標題: 01-19 引言回覆

01-19
  
  但是阿駿卻沒有太多閱讀『她的論文』的心情,不只是因為他跟本看不懂,或許在這一刻,阿駿終於深刻體會到自己和『她』的落差,並不是之前沒有感覺,至少阿駿這是第一次見到了落差的距離。阿駿無法理解,她可以為了幫助學生,寫出長達一百五十幾頁的專業論文。卻未必會給予一個學生愛阿!

論文開頭裡面提到了要感謝的老師、同學、父母。但完全沒有阿駿蛛絲馬跡,地確,對『她』來說,阿駿可以從來都不曾出現過在她的生命中,在她的人生中,阿駿不過是可有可無的人物罷了!對她而言並不重要。

  就如同她的論文一樣,阿駿以後不會再出現在她的人生中,過去是,現在也是,永遠都是。

  這時阿駿才理解,原來『她』才是這則故事的主角,若她的生命是一則故事,那麼阿駿不過就是這則故事的路人罷了!唉!愚蠢的阿駿在這則故事地位,比她論文裡面的控制組還不如。

  從她的論文當中所提到的同學,想像力還算豐富的阿駿,想像著她有著一群可以分享喜悅,承擔哀傷的同學朋友,她的生命當中,能夠成為他的朋友,那是多麼幸福的事阿!

  當阿駿在『她的論文』看到了她『當時的男友』的暱稱,內心的羨慕忌妒恨湧現而出,阿駿大學畢業後,並沒有讀碩士班,所以不知道在論文序時寫下想感謝的人是理所當然的,而阿駿當時最直接的感覺是,他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的羨慕一個人,他多希望,這個女孩子寫的是阿駿,可惜不是。

  如果說她與她『當時的男友』的關係,是一種男女朋友的關係,那麼阿駿跟『她』又是什麼樣的關係呢?

  明明這種關係有名稱阿?為什麼不能理解呢?這或許是這世界上,最獨特的關係,也可能是最荒謬的關係,但這是阿駿內心世界,一種無法解答的疑問。
  
  〈待續〉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五月 28, 2013 3:54 pm    文章標題: 01-20 引言回覆

01-20

樓梯口的腳步聲並沒有讓阿駿脫離悲傷遺憾的情緒,憤怒的父親責備阿駿已經快天亮了卻還不去睡覺,阿駿的父親是個農夫凌晨三時就要去農事了,阿駿不是不懂父親的辛苦,但這時卻被問題給哽住,只對父親用著閩南語說著我睡不著。

父親只回應了一下,便出門去了,阿駿打開浴室的窗戶小縫,確認父親已經開著貨車緩緩離去,他小時候睡不著想偷玩電腦就會這麼做。

但這次不一樣阿駿趕緊把實習生論文的視窗關閉並且把電腦關機,並慢慢走回床上,這次實習生論文與電腦網路,似乎沒有比再回憶找尋答案來的重要。阿駿望著天花板上已經關閉好幾個小時的兩條日光燈。腦海裡浮現出這一個問題。

『諮商關係?究竟是什麼的關係?』

他一刀切進這事情的核心,就好像把等待許久的蘋果,一口氣從中心切下對半,切的卻是自己的心,會流血,也會痛。

  不用說,這正是她與阿駿的關這不是阿駿第一次想這個問題。而這個問題問倒了所有的『自己』。他想不出來,就算是相關科系的大學教授,也未必能給予阿駿滿意的答案,他也無法去問,阿駿也不是相關科系的教授或學生,他甚至連思考這問題的資格都沒有。

  諷刺的是,即使他沒有這個資格,但阿駿卻是願意花上超過四年去想這個問題的人,每天空閒時,就開始去想這個問題,一大疊的問題卻找不到答案,每當有新的結論或是想法,就像是發現新理論的科學家歡欣鼓舞。

也難怪,這是他一生敗的最慘的四個字,阿駿不斷的挖出連自己都覺得痛苦的回憶,就只是為了找到答案,說好聽點是追尋人生答案,說難聽點就是只活在自己世界的可憐蟲罷了。

這一點也不浪漫的單戀故事,如果說阿駿有和她有約或會或吃過飯,才能說是一個值得回憶的故事,但沒有。阿駿跟那位實習生什麼也沒發生。

故事才剛要開始。

01完

〈待續〉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六月 23, 2013 4:24 pm    文章標題: 02-1 引言回覆

02-1

多年後,既使曾經有人問過他,對於一個你再也沒有聯絡的女人,而且跟她啥也沒發生,卻難過個五年,不是很詭異的事嗎?

阿駿沒有跟他說過完整的故事,但是一般而言,就算這個故事多麼感人,也應該結束了,只有阿駿卡在五年前的那一刻。換作其他人經歷這個故事,可能也不會在乎了。原因是什麼甚至也不明白。


阿駿倒抽了一口氣,感覺上就跟高職時上游泳課時,不會游泳的他抽了一口大氣,誤以為不換氣就能游到對岸。錯置的時間回到了卡住的那一刻,阿駿拾起破碎的記憶,終於回到從前。

阿駿他真的已經不記得對同學說了什麼,但他的白目使得他第二次被同學從背後槌了一拳,阿駿應該是講了可過份的話吧!但即使努力去回想也想不出他到底說了什麼過份的話,他只是背後這一拳,阿駿這一次雙眼直接流下長長的淚,滑過了臉頰。

阿駿心中數個模糊的想像浮現,自卑的想:「我果然不是會交朋友的料。」

他在社群網站上去問了那名同學五年前的事。他只笑著回答:「我怎麼可能打你,我那麼善良。」的確,沒有人在意這回事,阿駿也早已不在意,但這是他來到那個地方的原由,卻真的想不起來了。

上次的嘲笑阿駿大鳥事件,最後阿駿跟教導他化學老師哭訴,老師罵了全班之後結束了這件事情。但這一次那位女老師只對阿駿說了:

  「你跟我來。」

  〈待續〉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六月 30, 2013 3:48 pm    文章標題: 01 心得 引言回覆

01 心得

光是寫完01就已經花費了一萬多字,而這僅僅不到這故事的百分之一
如果一萬多字只寫了這故事百分之一,那整個故事我不知道倒底能寫多長、多久。

或許有人會問不乾脆寫重點,簡短就好...但是我對這故事有太多感覺,我寫的作品中從來沒有一個作品,能讓我有源源不絕的靈感,能讓我想將所有的感覺都給他寫了進去。

我甚至不知道我應該是以阿駿的腳色去詮釋這故事,還是以一個業餘作家的角度去寫這個小說。

如果是後者我甚至想回到學校,去拿取當時諮商的資料和報告,才能知道她在想什麼?
有誰能給我意見呢?

這個故事,阿駿絕對有很大的責任,但事件已經過了五年,對這世界說也早已不重要,我能做的只剩下將寫成文字作品....大多數的諮商作品 以諮商師為角度所寫的小說在台灣似乎就已不多見。更不用說是個案自己所寫的.在遙遠的未來,我會寫下以更多個案為角度所寫的作品...並會出版...謝謝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七月 07, 2013 4:20 pm    文章標題: 02-2 引言回覆

02-2

阿駿跟著這位女老師兩人穿過教學大樓的走廊,走到底,上了二樓,來到了一切起始的地方,在阿駿看起來,它很像高職時期的教室辦公室,他抬起了頭,門上的教室牌上寫著諮商中心。

在阿駿錯亂的時空與思緒,四年後的此刻,回憶起當時的情境,即使人事已非,該大學的諮商中心也在之後走廊設了毛玻璃門,看不到裡面了。但是說不出的種種複雜情緒,全都夾雜在這一刻,阿駿已經搞不清楚,這是回憶裡真實的諮商中心,還是記憶裡捏造一個空間,裡面已經不會有她,搞得好像她不曾來過這裡。

這個一切起始的地方,現在的阿駿不知道,踏進了這個地方,對他而言並不是一種救贖,對於這個單位而言,可能只有一種選擇,但對於阿駿如果他不曾來過這個地方,也許不會令他痛苦這麼多年,如果過去是現在,他會不會再踏進諮商中心就是第一個問題。

而這個一切起始的地方阿駿是曾經路過,也曾來過,沒記錯的話,阿駿第一次來的時候,是陪阿軒來拿班會紀錄簿。之後就很少來過,直到這位女老師帶阿駿來到這裡的這一天。

阿駿和系上大部分的同學

阿駿對於諮商,不知道為什麼?並沒有什麼好感,但也還未到不信任的地步也許阿駿早就希望能找個人聊聊,在阿駿一二年級時,有時候雖然只有一點點這樣子感覺,想去諮商中心晤談,但當時就是因為好感度的問題,就一直作罷。

女老師帶著阿駿走進諮商中心,那位女老師跟熟識的諮商老師聊起了阿駿的狀況。而阿駿還在哭著。

註:由於事隔多年,本作的一些細節已經無法還原甚至遺忘,只能依靠想像改編,已經無法完全準確,但我會盡量在不失真的情況下完成本作,謝謝各位了閱讀。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七月 24, 2013 11:36 am    文章標題: 12 引言回覆

由於02-2出現了一段

「阿駿和系上大部分的同學」語焉不明的段落,是因為疏漏斷落了因素,由於無法進行修改,將於12-3補齊。閱讀者請忽略該段落....僅為此疏失致歉。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八月 07, 2013 4:03 pm    文章標題: 02-3 引言回覆

02-3

阿駿和系上大部分的同學一樣,對於所謂諮商並不了解,也自然不會有好感,但是也沒有太差的感覺,嚴格來說算還算是有點持平,在高職時,阿駿就有過輔導晤談的經驗,當時是一位中年的男老師跟他約談,他留著長長的鬍鬚,似乎是想補償他的稀少的頭髮,有個大大的啤酒肚,這是阿駿對他的印象,而其他的同學都儘管叫他達摩。可能是因為達摩老師也有留鬍子和信仰佛學的關係。

阿駿與那位達摩老師可以說亦師亦友,阿駿最喜歡做的,就是拉那位達摩老師的鬍子,後來阿駿發現他的鬍子其實很髒,所以就不摸了。

阿駿記得那位老師可以說是非常有環保意識的人,達摩老師他在當衛生股長的時,因為農工有種植大量的桃花心木,每當初夏季落葉時〈桃花心木於四月落葉〉,大量落葉黃色落葉落地,使得校園美輪美奐,秋意反比秋季濃厚,因此達摩老師在桃花心木落葉期,不叫同學掃地,為的就是要讓同學學習生命的意義。

阿駿達摩老師中午的輔導時間,阿駿幾乎無話不聊,阿駿總是如此,將自己的心事,不管幼稚於否,都會告訴同學和達摩老師,包含與同學間的相處,以及自己對於『愛滋病恐懼症』都一五一十的告訴了輔導老師。

即使到了現在阿駿還是個處男,所以對於愛滋病的恐懼是沒有理由的。但是從小的『自我安慰的習慣』使得阿駿在於國小時,也許是一些刊物的影響就對比自己年紀大的女孩有著性幻想,但那些刊物未必就是色情書籍,可能只是一些漫畫甚至是教育書上畫的大姐姐,就能產生對於性的幻想他沒看過異性的器官,但是大姐姐就是有著這麼成熟的魅力。

即使阿駿也真的是沒看過異性的器官,是直到高職時看日本無碼片才知道的,至於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的恐懼症,是來自於過去的一個經驗。

〈待續〉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12



註冊時間: 2012-06-24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九月 01, 2013 6:40 pm    文章標題: 02-4 引言回覆

02-4

在阿駿大約也是差不多在高職的這個時候,無意間在夜裡看見了一個政府宣導短片,是有關於愛滋病的宣導,阿駿不懂為什麼這個深夜節目,會去拍一些愛滋病患迎終時的情形,阿駿著實了下了一跳。至此心裡留下了害怕愛滋病的陰影。

但是這種恐懼,卻在阿駿心中越來越深,最後轉成一種甚至有時候害怕被碰觸,以及對別人血液的恐懼。

  時間又回到了這一刻,那種過去的事對阿駿而言並不重要。因為當時的他並沒有傷害。所以他可以將心裡之所想告訴達摩老師。

照理來說,將心裡的感覺講給全然不了解自己的老師,誰都必須要有幾分防備,但是後來阿駿居然講連包含不該講的也真實的告訴了『她』。

太多太多內心世界的檢討會,改變不了事件結局,後來的故事,在現在的阿駿看來,該怎麼說呢?也許只有愚蠢的阿駿,當時才會相信諮商是會保護個案的吧!

阿駿根本不知道,一旦諮商爭議發生,保護諮商師的價值更勝於保護個案,阿駿現在回想起,這真是『無知的後果』阿!

四年後的阿駿,只能回顧自己逐漸讓對方誤解、冷落、甚至是恐懼,沒有人懂得阿駿,在這個世界當中,除非血緣關係,沒有人有義務去懂誰,所謂諮商的諮商師,只是多了一點點點想懂對方的心。如果存在傷害,那就只能說抱歉。

阿駿不能預知未來,時間回到那已經忘了姓名,但長得很漂亮的老師,她跟一位男老師對話,隨後指著阿駿,如果當時是這位比『她』還漂亮的女老師,阿駿會不會同樣的愛上她。

這個問題沒有意義,因為並不是她,想問的是,阿駿想知道的事,是他自己愛的到底是什麼。

〈待續〉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台灣心理諮商資訊網 討論區 首頁 -> 台灣心理諮商論壇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前往頁面 1, 2, 3, 4  下一頁
1頁(共4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可以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2.0.0 © 2001 phpBB Group
繁體中文化由 竹貓星球PBB2中文強化開發小組 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