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留言內容:
我今年26歲,全職考生,但是已經摃龜快四年了,今天放榜還是沒上,所以憤而投履歷想求職去。我考的類科是地政,但我卻是資管系畢業的,我一直懷疑我是不是不該考國考,因為準備的過程很難專心,每每考前總有讓我分心的事情發生。從家中有人被黑去分局調查到外公過世到哥哥養的貓放給我寄養,有太多太多事情干擾我,加上自己心情越來越煩躁越看不下書本,常常有鬱悶無力感。一熬夜我的身體免疫力又變差常常生病吃藥,這讓我想放棄但又不甘心。
直到今天我決定先求職再慢慢考試,希望工作的壓力能警醒我努力唸書,讓我能在壓力中成長。不過我想我應該是玻璃心吧!因為母親的一番話讓我心理崩潰到自我懷疑,但還是強忍微笑回應她的話。她說「我早就有感覺妳不會考上,妳那麼不用功,每天早早就去睡了,哪像某某阿姨的女兒一天只睡幾個小時其他時間都在看書,妳也不像哥哥當初考警察時的拚勁,不會上我早就想得到了。」我真的很想說我常常在唸書的時候,你就三不五時進門坐我旁邊聽妳抱怨誰誰誰一講就是三十分鐘以上,聽妳說完一堆抱怨的話後我的心情總被負面情緒覆蓋,這樣誰能平心靜氣的看書。
現在我已經放棄公職的路想向社畜邁進,妳卻跟我說「我給妳很多次機會了,是妳沒好好把握,妳之後就知道外面的工作沒妳想像中這麼好,到時候被罵有壓力時,妳就會後悔當初為什麼沒有好好把握考公職的機會了。」其實當下聽完心情真的很難過,因為我也覺得我浪費時間浪費機會以後真的會後悔,但是我已經盡量不想這樣想,想好好工作再好好補充能量累積我想考進公職的壓力,或許就能刺激我盡早進入公家體系中。
其實現在的我面對我的母親心中很沉重也很有壓力,因為被接連的考試成績消磨了我的意志,最近更是懷疑自己是不是廢物,不然在同學朋友都去工作的情況下我在做什麼,生活一成不變好像也沒什麼刺激或改變。我既沒有聯絡過去朋友的衝動,也不想知道他們過得如何做甚麼工作,每每母親跟我提到這類的話題就想逃避。我也不覺得結婚這類的行為在我的人生中是必須,對我來說生活就像是可有可無,就這樣過一輩子也行就此結束好像也沒有甚麼遺憾。總覺得死後的世界也沒想像的可怕,但我還是不會主動求死,我喜歡順其自然遵從萬物規律生生滅滅。
我知道我這些想法很消極,但就是沒有生活的慾望,也很容易有玻璃心,其實外人怎麼說我都無所謂,但是我母親的這一番話真的讓我很難過,或許還是在乎的吧?但是我的生活真的太單調了,沒什麼人可以訴說,我只是想說一說我的想法,但是不想讓認識的人知道我這些負面的一面。其實我在打這些字句的過程是流著淚的,已經很久沒流淚了,到現在還停不下來,只希望這次流完淚我能好好振作,明天下午還有面試得好好表現才行。
ps.我做完董氏基金會的憂鬱指數表都顯示我應該去看心理醫生諮詢,但又怕是因為我現在太難過才會出現這樣的數據,怕會失準,請問我應該怎麼辦才好?
回應留言
您的姓名:
您的性別:
您的心情:
留言內容: ( ENTER 換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