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留言內容:

國中時期,曾經遭遇排擠,整整的三年就像個啞巴一樣,每到星期六、日,內心就會不由自主泛起一股恐懼,整個人像是浸泡在水中,抓住不可以支撐地東西,非常地可怕,後來我找到了可以抑制的辦法,就是最笨的方式“自殘”,我發現當我有這樣的情況時,自殘的疼痛還有拿利器傷害自己的恐懼感,是可以抵消內心地不安和恐懼。

上了高中,有一段時間還是有用這種方式,可是不小心被老師和同桌發現,他們會時不時叮囑我,以及制止我這個習以為常的“自殘”行為,後來改了很久,原以為交了朋友,可以更好面對霸凌、排擠,或是那些不安跟害怕地感覺。

大學時,那些高中朋友各分東西,因為我有時候沒辦法自己一個人排解情緒,我也發現自己看到跟自己相同遭遇,或是有關霸凌的文章時,無法去正式它,那些已經很久沒現的不安全感,會因此冒出來,這讓我很恐慌,我一直以為自己好了很多。

就在某一天,上課時,我被學長罵了整整兩個小時,心想自己確實有錯,回去後得好好消化、吸收,正當以為自己沒事,都還是和平常一樣,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隔天早起,我發現自己不敢出門,當我出門時,有人將眼光掃了過來,自己就會想立馬找個地方躲起來,我害怕他們看見自己,我自己也明白,人家或許沒看我,也根本不在意我,但我太害怕,害怕到甚至起念頭想在透過“自殘”,來緩這股情緒潮,我也不敢去上課。

想問問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稍微緩解這個狀況,至少讓我不會再下一次情緒潮來時,影響到自己的生活,或是有什麼辦法可以練習跟它們和平共處?來去正式這些不好的回憶?謝謝你們的幫忙。
回應留言
您的姓名:
您的性別:
您的心情:
留言內容: ( ENTER 換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