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留言內容:
於2020年初嘗試結束生命,自高中以來開始社會化時,接觸到人類資源不平等的問題,發覺自己的生活環境與週遭同學大不相同而產生衝擊,我認為隔代教養損害了我價值觀組成的過程,低收入低知識的家庭讓我沒有好的學習資源,製成了價值觀偏差的我,對於社會的埋怨越來越嚴重,高中時期悲觀、暴躁填滿了那些日子,造成同儕關係的破裂,我歸咎於我的價值觀,種種糟糕的生長環境令我妒忌、無法消化擁有良好懷舊的朋友,我甚至不碰觸社群軟體,害怕週遭的一切資訊會令我的情緒不定,無法控制自我,非常痛苦。
休學後有一段糟糕的經歷,令我對人性更加挫折、不信任,與家庭關係的緊繃以及總總事件令我再次對世界絕望,死亡的念頭更加強烈,在人生中沒有得到任何存在的意義,沒有力氣做想做的事,我的內心很排斥自己與朋友的求助與哭喊,我理解那些是我無法消化情緒,是我的無能,最終求助於服藥控制情緒、自我逃避,以此讓我的生命延續。
在藥物的作用下努力找尋機會,當我認為幸福的日子來到,一切稍微順利時,我選擇停藥。
這一年,我的性格依舊暴躁且更加悲觀,焦慮、痛苦、悲傷朝我襲來,我無法成為自己想要的人且無法忍受自己的現狀,讓我非常痛苦,好想死,不想利用逃避的方式解決問題,不想服藥,因為睡醒過後就會忘了今天的痛苦,我認為我沒有生病,但是無緣無故的暴躁情緒勒索著我,好痛苦,不想求助於周遭的朋友,因為我清楚,沒有人能幫助我,只有我能幫助我自己。
回應留言
您的姓名:
您的性別:
您的心情:
留言內容: ( ENTER 換行 )